郝柏村去世 一代根在大陆的台湾将领的凋零

  • A+

(作者:欧尼)

郝柏村以一百零二岁的高龄在台湾去世了,曾经是蒋经国最信任的部属,掌权最久的台湾军事强人,曾担任蒋介石的侍卫长、也一度担任行政院长,一手建立「郝家班」,更为台湾的二代建军打下稳固的基础。他的逝去,可谓是台湾将领中认知「根在中国大陆」一代将军的凋零。

郝柏村去世 一代根在大陆的台湾将领的凋零

曾担任长达八年台湾参谋总长的郝柏村,最为人称道的是在台湾建军准则的贡献。台湾陆军建军准则是郝柏村整理出来的,也要求海军、空军整理出一套建军准则。这对整军治军起了很大作用。但这也出现问题,因为当时的陆军准则不少是参照美军制定的,多年后证明这种「大国」建军准则,并不适用台湾军队。

他对军队人事经常破格任用,例如他在总长任内任命的副总长,都是由次长提升上来,例如海军上将的叶昌桐、中将夏甸,都是他破格任用。

不过,他提拔的几位将领中,却也有人被评为战术并不及格。例如罗本立、卢光义、赵万富等人,被评「是中将但只有中校的战术水平」。这使郝柏村在军中背了黑锅。

而郝柏村最信任的黄幸强、王文燮、陈燊龄等上将,在「使命必达」的原则下,曾撑起了台湾二代建军中最稳固定的领导团队。

而郝柏村常被台湾民众提起的三件事,一是背诵「教战守则」;二是要求将领跑五千公尺;三是在滨海和外岛种植有刺植物(防大陆空降)。

八十年代,郝担任总长期间,要求军士官背诵「教战守则」,被军官们视为一大苦事。曾担任当时考评的军官透露,原本是好事,后来被批评「走火入魔」,是因为一本小小的守则,人人都会背颂了,军官背熟了后就必须考试,各部队有考评、打分,最后竟然要求精细到连标点符号也要百分之百精准,这就在军中引发许多怨言。

到郝接任总长时,台湾军队已很长时间没有演训,战技荒废,于是郝柏村要求军官加强体能。他首创「国军运动大会」,在中正预备干部学校举行,场面浩大。开幕式后,他每每带领所有将官长跑五千公尺。郝柏村的逻辑是,如果将官跑不完,若不是身体有问题,就是体能不过关,并不适合担任领导职务。其实,郝并未要求将官必须跑进多少时间内才及格,但将官们无一人敢掉队。长跑锻练,成为许多台湾将官的习惯。

八十年代初期,台湾三军大学战争学院将官班,初试、复试都必须考五千公尺跑步。体能成绩列为将官入门的参考。郝柏村也视体能和战技测验,为晋升的重要标准。

在总长任内,郝常询问是否有合适的人材可以破格提拔,一九八四年曹文生还在念三军大学战争学院期间,就被提拔升上了少将(一般必须要战院毕业),当时曾使台空军一度调整职务,挪出一个少将职缺。曹后来被李登辉重用,曾任总统府侍卫长、副总长、总政战部主任等职。

除了对军中人事和建军准则有重大建树,郝柏村非常尊重「前辈」。军闻社有位老记者叫刘毅夫,曾经是专门写蒋经国活动的媒体人,郝柏村任总长后,每次视察部队或活动,一定也请刘毅夫出席。每逢年节,郝柏村会去抗日名将刘安琪、于豪章、顾祝同、黄杰等老上将家里拜访,老一辈的将军对这位刚毅不阿的总长赞誉有加。

郝柏村去世 一代根在大陆的台湾将领的凋零

郝柏村在总长八年,被外界称为「郝八年」,是他权力的顶峰。很多人认为,郝的后半生是「政治人」,并不是典型的军人;或郝柏村和李登辉曾经有过强烈的政治斗争,李登辉曾拿郝换下了俞国华当行政院长,又拿救国团系统的李焕换掉了郝,认为郝被李登辉利用了。

实际上,李登辉和郝柏村之间,一直是主从关系。虽然郝柏村在蒋经国晚年,大权在握,「少将以上都是郝柏村的人」,但并没有取代蒋经国成为台湾领导人的可能。「军人成为领袖而且不姓蒋」,在当时是不可想像的。这和李登辉一直被当成「接班人」来培养,不可同日而语。

再者,离开握有实际军权的总长任内,改任国防部长,就已经注定大权旁落,再到被征询是否愿意接任行政院长,郝在李登辉的稳步接班和「军队国家化」过程中,只是合作伙伴,若评说郝认为被李登辉耍了一招,只能说郝的政治素养并不如军事素养高明。

但其实,郝曾经历过对日抗战、金门八二三炮战,获得卿云勋章、青天白日勋章、云麾勋章与虎字荣誉旗,对政治并不陌生。他也是曾任副总长郭寄峤的侄女婿,从八二三炮战,到进入「总统府」担任蒋介石的侍卫长,获得蒋介石父子信任,到后来变成蒋经国最信任的部属,他一直都在台湾政治权的最顶层,看尽官员起落。

五十年代,在台湾担任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在当部长后,不参加部务会议和国民党会议,只到军队视察和勤访美国,后来,蒋经国担任国防部副部长也走的相同的路子。包括于豪章、黄世忠等被拔擢,都是俞大维的手笔。有人认为,当时因为战功,而被升任总统府侍卫长的郝柏村,事实上也是俞大维为蒋经国顺利接班的部署之一。

等到郝卸任行政院长,蒋仲苓、刘和谦等军人与李登辉联手,逐步拔出军中的「郝家班」,但一直到近十年后,陈水扁当选台湾领导人的时代,郝系军人才真正被拔除干净。

郝柏村去世 一代根在大陆的台湾将领的凋零

值得一提的是,1991年12月,李登辉因「总统府」参军长蒋仲苓上将即将届龄除役,为了能让蒋继续留任,李登辉升蒋为一级上将,这件事把李郝冲突表面化。因为只要升上一级上将,蒋仲苓就没有届龄退役的困扰。

但当时任行政院长的郝柏村强力反对,原来蒋经国早年定下不成文的规矩:凡升一级上将者,必须有重大战功或曾出任参谋总长才能升为一级上将(例如郝柏村本人)。

由于当时「宪法」规定,行政院是台最高行政机构。总统须依法行使命令,依法任用官员,依法即内阁首长要副署。郝柏村坚不副署,所以此议搁置。但后来李重启蒋仲苓为国防部长,蒋和郝之间的恩怨也随着台湾政治的民主化,「军队国家化」等军中改制,「军事强人」角色渐渐淡出时代。

被台湾民众称为「郝杯杯(伯伯)」的郝柏村生活非常严谨而规律。每天早上六点起床,由侍从官陪同去华航室内游泳馆游泳,喜欢沿着泳池四个边游,只喜欢五十米的标准池,25公尺的池子他游得不过瘾。一游就是四十分钟以上。傍晚有空就去跑步。

在参谋总长任内,郝每天晚上六点四十分到家,夫人郭婉华端上来一大碗面和两碟小菜,他呼噜呼噜五分钟下肚,接着收看七点钟电视新闻,新闻结束就看书。郝柏村是台湾留美军事将领之一,受俞大维影响养成每天阅读的好习惯。

郭婉华也堪称台湾军队一级上将夫人里的表率,治家严谨,从容大方,绝不干政,不享特权。「郭家狮子头」则是郝家餐桌的平民美食,其秘诀就只是加入米花,也就是油炸过后的米粒。米花的功能不仅能增加口感黏度,更能吸收多余水分,让狮子头更加美味。郝柏村年轻时一个人可以吃三个。

郝柏村强调自己是中国人,非常在乎中国的历史,他一辈子「整军备战」,但从不希望看到战争和民众受战争之苦,晚年曾表示,涉及两岸事物需要政治谈判,国家需要统一。郝柏村留美但不亲美,他知道美国得罪不起,但也不可靠,他见识过不少美国政客来台卖武器,日记中留下许多记录。

郝柏村籍贯江苏省盐城,多年来支持中国统一,近年在台湾倡导一个中国的观点,且几次参加大陆官方活动。他曾呼吁大陆要承认国民政府抗战的领导地位,并在参观芦沟桥抗战纪念馆时当场指出,抗战主要大型抗日战役都是国民政府打的。

郝柏村儿子、前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三十日表示,「他是我心目中真正的一位英雄」,也是永远学习的榜样,郝柏村临终前交代,希望各人以自己的方式怀念郝柏村,不希望有任何吊唁,因疫情严重,不发讣闻,也不举行任何公开仪式。「最后的黄埔」以一百零二岁飘然辞世。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