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默:从“倒柱”到“逆伦”,国民党这场选举有点意思

  • A+
所属分类:统一台湾 记者观察
发布:上海观察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官方帐号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得票率45.78%,朱立伦创下党主席当选最低得票率纪录,算是惨胜。得票率18.87%,江启臣创下党主席竞选连任得票率最低纪录,算是惨败。得票率32.59%,深蓝党员透过张亚中实现了久违的团结,展现了对主流派的不满,这数字代表“逆伦”。

2017年国民党党主席选举与这次一样,也是围剿统派的选战,当时吴敦义得票率是52.24%,洪秀柱只有19.2%。两次第三名得票率都大约是16-18%。2017年选举总投票率是58.05%,这次是50.71%。

这本来是一场无人关注的国民党党内选举,但在选前最后两周,本被视为陪榜的参选人张亚中突然被推到浪尖,并大有夺标态势,吓坏了“华独”主流派,大咖们当即展开了数波重兵围剿,闹成台湾热点新闻事件。手无缚鸡之力的台湾统派吹皱一池死水,也算妙趣横生,而若非如此,总投票率可能会创下新低纪录。

众皆曰,最忠诚的深蓝党员透过这次选举对国民党表达强烈不满,否则蓝营哪里轮得到统派出头?

对大陆民众而言,张亚中可能还不被归类为统派,但被逼到墙角的朱立伦,祭出的是“红统”“急统”标签。对我这种“急统派”而言,张的主张顶多算是“缓统”,还缓到不切实际,更别说“红”了。

虽然个人不欣赏张亚中,但在国际反华势力开始恶意玩弄台海问题后,我已不把两岸问题看成统独对抗,而是消极与积极的分野,因此我支持所有对两岸问题采取积极态度,并承诺行动的人,无论其意识形态与论述为何。而论积极度,张亚中确实是唯一选项。

雁默:从“倒柱”到“逆伦”,国民党这场选举有点意思

张亚中,图片来源:中评社

国民党主流这次被“逼”出真心?

在选举过程里,朱立伦对张亚中所代表的党内民意,给予最激烈而彻底的否定,其使用的语境与绿营批斗国民党的话术完全一致,相较之下,朱对民进党的批评,宛如撒娇。这是一场完全暴露党内主流绿化倾向与“独性”本质的选战。

这是当年“换柱”行动的翻版,领衔者又是朱立伦,帮凶又是所有党内既得利益者。

朱立伦是美国口袋人选之一,早已不是秘密,张控朱是“美国线民”,戳到了痛处,引发美国顺民们群起为朱喊冤,对张几乎以“共谍”规格予以反咬。我一路看,一路笑,深蓝是国民党的瓮中鳖,国民党则是美国的瓮中鳖,小瓮一破,虽激起了大瓮死水里的浪花,但鳖都还在瓮里高喊“团结待在死水里”,这场选举就是这么回事儿。

国民党是地球上唯一深度嫌恶自己铁杆支持者的政党,对深蓝永远是选前亲吻,选后糟蹋,家暴成习惯,最新选举结果显示觉醒的深蓝还是不够多,但“逆伦”过程令人振奋。

洪秀柱主席任内,日日忍受党内“倒柱”妖风,多数深蓝改挺吴敦义;2020大选狂败后,党内出现“厌老”妖风,多数深蓝改挺江启臣;然后发现江路线完全是小绿作风,对大陆不沾锅,九二歪着讲,小的还喜欢斗老的,忍无可忍之余,才会改挺张亚中。

对国民党虽然不必期待,但将时间拉长来看,从“倒柱”到“逆伦”,此党的质变仍有其意义,因为这代表蓝营内部除了有一股恨党不争气的怨怼,也有着愈来愈不满美国的暗流,而且“厌美”族群有年轻化的迹象,活跃挺张的网民们,都不算高龄。

“厌美”风气隐隐成形

去年民进党开放莱猪,台中市长卢秀燕“软杠”AIT,受到大量网民集体按赞;今年爆发疫情,台北市长柯文哲碎念美国不给疫苗,也获得大量网民呼应;诚然,这两个案例还远不能定论台湾已出现反美情绪,但其连续性值得留意。

这种“厌美”风特别容易感染到深蓝族群,因为台湾社会最不迷信“美国保护台湾”的,以及会对美国欺压中国而抱不平的,就是深蓝。虽然深蓝内部也有“反共”者,但根据历史经验,“反共”与“亲美”不见得能画上等号,而且此族群的高龄者对“中国百年屈辱”也很有感。我常称“破碎的深蓝”,便是在讲此族群的认同复杂度,远高于其他族群。

虽然国民党主流在批评民进党过度亲美的态度上十分谨慎,深恐得罪亲爹,但美国对台湾的口惠实不至,在反绿阵营基层几成定论,这是深蓝“逆伦”现象的部分背景,也是对江启臣失望的因素之一。张亚中拿“美国线民”说事,必然是嗅到了这股怨气。

由于张亚中的意识形态居于少数,“倒张”者言必称选举的现实性,但比起台湾社会对美国的集体观感,选举不是我最重视的环节,台湾社会的厌美情绪能走多远,才是草民应该关注的新现实。毕竟,岛内政治,“骗”字诀压到一切,蓝绿白沆瀣一气,选举此起彼落地沉浮同一批人,美国人设下的窠臼在那里,就不会有真正的改变。

和平备忘录得看成白纸

这次大众再次亲眼目睹国民党有多怕与大陆接触,恳谈解决方案,张亚中的想法虽不切实际,但没人规定其想法必须落实,一切都是互动的结果,重点在于真切而深入的互动,而不是摆个形式,双方言不及义。

韩国总统文在寅今年在联合国喊话要结束韩战,也不见得很切实际,但有人出招就有人接招,朝鲜金与正的回应直接简洁:终战宣言是个好主意,提议很有趣,但首先要给出具体作法消除敌意,才能挑选正确时机坐下来谈。

如果情况已不能再坏,任何行动都是好的开始。

对大陆而言,张亚中所谓的“两岸和平备忘录”,不该看成一种勒索,而该看成一张白纸。朱立伦若来敲门,大陆不是去要九二共识,而是去要这张白纸,这张白纸的浮水印就是“一中原则”四个大字,彼此都懂中文,谁也别装糊涂。

既要让国民党好选举,又要推动两岸和平统一,白纸上先写了四个字“这题太难”。换一个问句题:解放军机天天飞越所谓“海峡中线”,国民党会不会在选举里比较有利?尝试解答这类题目,远比任何系统性论述快速有效。谈判也不必设限,就算任一方不喜欢“和平”,也可以改成“两岸备忘录”。

就算谈崩了也比现在好,因为打“台湾牌”的国家愈来愈多,美国也已开始搞核扩散,两岸才是台海问题的主角,借此抢新闻版面的却是各种外国反华势力,我们不能一直当别人现成的提款机,得把媒体镜头抢回来。

但一切的前提是,国民党还能重返执政吗?

国民党能起死回生吗?

按理性判断,国民党在2024年大选也会输,主因有三:朱立伦太绿,这是柯文哲的红利,蓝白两消耗,此其一。尽管力不从心,但拜登很难在第一任期放缓反华政策,而朱立伦是“美国宝贝”,此其二。民进党很会选举,朱立伦并无本事让绿营分裂,此其三。

这次国民党选举,预测结果最准的其实是民进党。虽然朱立伦在选举后期大打“亡党感”,骗党员说民进党最希望张亚中当选,但真相并非如此,绿营根本无惧其早已知根知底的朱立伦与国民党主流派,反而很怕统派得势。

道理很简单,因防疫不力而大失人心的蔡英文,目前还不算太难看的支持度有很大程度是国际主流媒体力挺的结果,这些媒体呈现的内容基本上就是“台独一言堂”,很有利于台湾的“大内宣”。国民党拿香跟拜,国际媒体当然没兴趣理会。但是,若统派成为最大在野党主席,势必吸引国际媒体关注,效果再差也能对冲掉“台独一言堂”。

当然,岛内各种对统派的嘲笑一定会有,但若操作国际媒体得宜,这些嘲笑都会显得老梗,并逐渐失效。简单说,国民党大可游走于法律边缘与对岸进行各种政治交流,不怕争议,就怕没争议。一路刺激国际媒体难以忽视,台海问题便可在国共热络于政治交流的态势下,抵销那些打“台湾牌”的恶意文宣。这里讲的可是两岸统派的政治交流,美国也得靠边站,意义自然空前。

在打破游戏规则、自设战场的基础上,蓝绿才谈得上齐头式竞争。可不是我作为统派才有这种思路,民进党也有这种隐忧,因为最难对付的敌人,永远是那最陌生的人。

“朱党”是没这胆识与智慧的,因此选票会往柯党方向流失,按理性判断很难重返执政。而如果2022年柯党在地方选举大胜,并懂得使用以上战术,那2024年柯文哲的胜率就不低,但我也不信柯有这种智商与格局。

未来三年变数还很多,2024年是不是由朱立伦操盘都不一定,国际情势的变化也非常快速,因此理性分析也只能当参考。但境外因素影响岛内政治的现实,已非常明确,解决之道不是没有,毕竟路是人走出来的,就缺敢于跨出关键一步的人。

张亚中固然难成气候,但有心人就看得出来,从“倒柱”到“逆伦”,国民党已现质变契机,而32.59%是一个可以干大事的数字。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