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高院一法官被质疑指故意错误认定事实枉法裁判

  • A+

广东省高院一法官被质疑指故意错误认定事实枉法裁判

给宝江公司造成损失的涉案废弃的生料磨机

广东省高院一法官被质疑指故意错误认定事实枉法裁判

涉案废弃的生料磨机厂房外观

【导读】:可得利益损失是指一方未全面履行合同等违约行为导致守约方所丧失的财产性损失,即在合同履行前并不为当事人所拥有的,而为当事人所期望在合同全面履行以后可以实现和取得的财产权利。通常情况下只要构成违约行为即可能导致对方可得利益的损失。
可得利益损失,指的是一方未全面履行合同等违约行为导致守约方所丧失的财产性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13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九条:“在当前市场主体违约情形比较突出的情况下,违约行为通常导致可得利益损失。根据交易的性质、合同的目的等因素,可得利益损失主要分为生产利润损失、经营利润损失和转售利润损失等类型。生产设备和原材料等买卖合同违约中,因出卖人违约而造成买受人的可得利益损失通常属于生产利润损失。
生产利润损失评估:如:因一方延期交付(或延期调试)设备、原材料或交付的设备、原材料质量不符合约定而导致另一方延误生产期间的损失。

据中国社会新闻社讯:(艾森新闻网www.isen.xin首席记者张小波萧 清广东报道)近日,广东英德宝江水泥材料有限公司向本社反映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审法官胡某清在其再审民事案件中【案号(2018)粤民再317号】,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无视在一审、二审法院委托认定的鉴定机构依法作出的《资产评估报告书》,在没有合法有效的证据能够推翻该评估报告的情况下,广东高院主审法官故意错误认定客观事实,违法否定评估机构评定损失的内容,否认宝江公司的实际损失,全盘推翻一审二审已生效的判决,侵犯该公司的合法利益,有枉法裁判嫌疑。

案情回放1:涉案磨机60天维修期的停产以及减产损失的认定是否错误

根据宝江公司相关人员反映,2005年间,该公司投资近3亿元人民币建设一间日产2500吨水泥熟料的生产企业,委托成都设计院有限公司设计,生产线主要机械设备由广州广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承揽制造。宝江公司于2006年6月点火试车投产,2008年8月发现生产线主要设备之一的生料磨机产生裂纹,严重危及该公司的生产安全,在要求制造单位广州广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前来处理时,该公司却极力推卸责任,宝江公司被迫无奈向法院提起诉讼。由法院委托相关鉴定机构确认生料磨机为质量不合格产品,其中广州广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没有按技术要求制造是设备不合格的主要因素,成都设计院有限公司的设计图纸存在缺陷是次要因素,判决确定制造单位和设计单位承担相应的维修费用,确定磨机维修时间为60天。确定磨机质量不合格的责任主体后,宝江公司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制造单位和设计单位赔偿因生料磨机质量不合格造成的损失。一审期间,法院委托了具有相应资质的评估机构对因磨机质量不合格造成宝江公司的损失进行评估,并根据评估报告判决制造单位和设计单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共约1450万元,广州广重集团公司、成都设计院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了一审判决,判决内容也履行完毕。

后来,制造单位广州广重集团公司又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该法院认为“在(2013)清中法民三终字第198号案中,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因涉案生料磨机质量不合格已经分别承担1312642.44元及562561.05元维修费用。因此,在本案中宝江公司还主张维修停产60天和40小时停产及减产而造成的直接损失,则应举证证明其确实存在停产60天和40小时,以及确因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造成生料磨机质量不合格而导致存在实际减产和实际减产的数量”。认为宝江公司没有实际进行维修涉案生料磨机,从而否定宝江公司可得利益损失的客观存在。而事实上,《合同法》第112条规定“当事人一方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在履行义务或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虽然在(2013)清中法民三终字第198号案中判决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赔偿了维修费,但维修费属于补救费用,对停机维修期间的停产损失,宝江公司依前述合同法条款的规定,有权请求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赔偿损失。同时,(2013)清中法民三终字第198号案早已经生效,判决确定维修时间需要60天和涉案生料磨机的质量鉴定实际停机累计为40小时,该判决书已经证实由于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的设计、制造的而造成涉案的生料磨机质量不合格的原因,需要停机停产维修的事实,证实了停产60天的维修时间与交付的不合格生料磨机的违约行为之间因果关系。停机必然导致停产,停产必有损失,本案的损害事实与违约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明确,本案完全具备了损害赔偿的法律要件,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赔偿损失的情形,只是损失数额需要法院依法进行认定而已。

本案在一审期间,法院依法委托具有鉴定资质的京华评估公司对宝江公司的停机损失进行了评估,在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没有提供合法有效的证据推翻该评估结论的情形下,广东省高院主审法官认为宝江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实停机60天维修的停产可得利益损失,从而撤销了已经生效的原判决。可见,广东高院主审法官无视生效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明显是故意否认客观事实,存在滥用职权枉法裁判嫌疑。

在(2013)清中法民三终字第198号案中,该案认定了涉案生料磨机的维修时间为60天,而且有实际停产情形,法院审查认为广东省质量监督机械检验站出具质量鉴定报告中,在生料磨现场勘验情况有“设备已经停用,电源线已经拆除”的描述,证实停工。该案经广州广重公司申请再审,广东省高院也裁定驳回其再审请求,该判决早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但广东省高院主审法官不顾人民法院生效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属免证事实的规定,仍然有法不依,违法认为宝江公司“没有举证证明其确实存在停产60天和40小时的停产损失”,明显的违反法律规定处理案件。

60天维修期的停产损失,是宝江公司的可得利益损失。《合同法》第113条规定赔偿损失的范围:“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给对方造成损失的,赔偿损失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履行合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根据该法条规定,违约赔偿的损失包括间接损失,即可以预期取得的利益,简称可得利益。既然是预期利益,顾名思义,当然不以实际发生为赔偿条件。宝江公司请求赔偿的60天维修期间的停产损失属于预期可得利益(即间接损失)。虽然宝江公司没有实际维修涉案的生料磨机,但是在磨机没有达到使用寿命前,因为广州广重公司交付的磨机不合格,而维修成本太高等原因,不得不重新筹集2500多万元重新建设新的磨机,在新的磨机建好以后才停止使用不合格的磨机。如果没有新建的磨机,全面停产维修是必然的。但新磨机的使用不等于涉案磨机的继续生产使用,新建磨机只是代替了涉案的旧磨机而已,况且一二审判决对方赔偿磨机停止使用前的损失,宝江公司也没有要求对方赔偿新建磨机的费用。如果不是因为涉案磨机质量不合格无法继续生产使用,宝江公司新旧两条台磨机同时生产的产量也完全不同的,最起码节省了经营成本,如果没有新建磨机,停产维修是必然的,宝江公司要求对方赔偿磨机维修必需的60天期间的停产损失,具有充分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宝江公司何时维修、是否维修涉案生料磨机是自主处分权,完全与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无关。广东省高院主审法官明知新磨机建好后,涉案磨机才停用的情况,仍然以“宝江公司没有实际维修涉案生料磨机,该磨机也从未完全停产过,以宝江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确有因涉案磨机质量引发企业停产60天的请况”为由,否定申请人60天维修期的可得利益损失。将宝江公司新建生产线的生产等同于涉案磨机生产线的生产,以“没有停产就没有损失 ”为论据,试图掩盖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因设计、制造不合格产品导致宝江公司停机60天的停产损失。其强行扭曲逻辑,刻意违背事实,赤裸裸违反法律,枉法裁判。

案情回放2:以广东京华资产评估公司没有参加该案评估活动人员证言定案的违法性

在一审期间,法院委托广东京华资产评估房地土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对减负生产及停产造成的损失予以鉴定,符合法律规定。【2016】第021号《资产评估报告书》相关内容齐备,鉴定意见具体明确,广东京华资产评估公司具备相应的鉴定资质,鉴定程序合法。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对《资产评估报告书》提出异议,在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依法通知京华评估公司到庭作证时,本案评估经办人到庭接受庭询,该司工作人员在法庭上解释了广州广重集团公司和成都设计院对《评估报告书》所列举的所有疑问,解释了作出本案评估的依据和原理并提交了书面的说明。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均未能依法提交任何足以推翻鉴定报告的证据。在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没有合法有效的证据推翻评估结论时,广东省高院主审法官没有必要再次要求评估人员出庭作证。广东省高院主审法官开庭时明确要求京华评估公司的评估师到庭接受法庭质询,而参加本案评估活动的评估师李德华,到庭后被审判长不问缘由赶出法庭(可查看庭审视频)。京华评估公司指派没有参加本案评估的陈伟出庭质询,陈伟根本不熟悉本案评估的依据和原理,多次无法准确表达评估报告的相关内容,况且与二审期间评估机构出庭人员的证言相矛盾,陈伟的证言本来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但广东高院主审法官故意选择性采用陈伟的证言,无视损失评估事务的专业性,以其个人的喜好取代专门机构的专业意见,明显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英德市宝江水泥材料有限公司已就本案存在的问题向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已经受理该案。记者注意到,广州广重公司、成都设计院在(2013)清中法民三终字第198号不服申请再审,被广东高院裁定驳回再审((2014)粤高法民二申字第68号)该案审判员胡X清,同样参与本案(2018)粤民再317号的审理。对于该案的后续进展,本社将继续跟进关注。

来源:艾森新闻网www.isen.xin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文中观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版权属原网站及原作者,若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处理。本网投稿邮箱:zhfz111@163.com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