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政府调查、被寄死亡子弹……只因反对“武汉实验室泄漏论”,西方科学家竟遭政治迫害与威胁

  • A+
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组综合报道】在美国政府和媒体掀起新一轮“武汉实验室泄漏新冠病毒”的阴谋论炒作和“猎巫行动”时,一些西方科学家正遭到前所未有的激烈政治打压,仅仅是因为他们支持“新冠病毒自然起源”,或反对针对中国毫无证据的抹黑。他们有的遭到政府调查,有的被要求下台辞职,有的被迫退出自己的研究项目,有的收到含有子弹的“死亡威胁”,还有的已经被网络暴力骚扰到不得不接受心理治疗,已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这是一场有组织的政治运动,任何参与溯源工作的科学家,只要不同意‘实验室泄漏’的论调,就会遭到攻讦。”一名在压力下不敢、不愿透露姓名的参与病毒溯源研究的西方科学家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形容道,现在这一现象主要发生在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的右翼群体中,但在欧洲也有出现。

遭政府调查、被寄死亡子弹……只因反对“武汉实验室泄漏论”,西方科学家竟遭政治迫害与威胁

退出研究项目,关闭社交媒体,被要求辞职……主张“病毒自然起源”的美国科学家饱受政治迫害

首当其冲成为“风暴中的人物”的是美国政府首席新冠顾问安东尼·福奇。在疫情初期,福奇一直坚决反对“病毒人造”“武汉实验室泄漏论”等论调。2020年5月,福奇在接受美国《国家地理》杂志采访时,曾明确表示,“通过观察蝙蝠中病毒的进化过程及病毒现在的情况,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新冠病毒并非起源于人为制造或蓄意操纵。关于病毒逐步进化的一切证据都强有力地表明,该病毒首先是自然进化,然后越界到人类。”

遭政府调查、被寄死亡子弹……只因反对“武汉实验室泄漏论”,西方科学家竟遭政治迫害与威胁

安东尼·福奇资料图

然而,在2021年美国掀起新一轮“病毒溯源调查”背景下,当一些此前声称“尊重科学”的美国左派政客也开始频频发出“武汉实验室泄漏”的阴谋论调时,福奇遭到了美国政坛前所未有力度的打压,而其立场也在攻击与打压下开始飘忽不定。

今年6月,一些立场上一贯以反华著称的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马可·卢比奥和玛莎·布莱克本,联合呼吁福奇辞职,声称“他已失去了美国人民的信任”。卢比奥毫不掩饰地表示,他们的这一“呼吁”和福奇不肯支持“武汉实验室泄漏”阴谋论有关。

遭政府调查、被寄死亡子弹……只因反对“武汉实验室泄漏论”,西方科学家竟遭政治迫害与威胁

马可·卢比奥资料图

“16 个月以来,我们一直看到福奇博士隐瞒信息,驳回对新冠起源的合理解释,并向国会撒谎。”卢比奥声称,“他应该是一个以事实为基础的公共卫生官员,而不是一个歪曲事实以符合他个人判断的专家。”

而在众议院,共和党议员马乔丽·格林更联合多人,发起提案要将福奇的工资“减为零”,并让他为美国的新冠疫情负责。格林等十位众议员声称,福奇故意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使病毒更具杀伤力。

在这样的政治压力下,福奇在今年五月突然“改口”,称自己“并不确信”新冠病毒是否来自大自然。他称很多人都认为新冠病毒是自然产生的现象,但现有数据无法完全推断出准确答案,因此世卫组织需要对病毒起源继续进行调查。不过,6月21日,他又在《纽约时报》播客节目中表示,不认为新冠病毒可能是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

福奇飘忽的立场也没能使他躲开攻击。美联社报道称,在保守派媒体上,福奇被嘲笑为“骗子”。虽然暂没有证据表明福奇存在不当行为,但共和党人要求他辞职的呼声已越来越高。

福奇并不是唯一一位遭到政治打压的美国科学家。今年1月曾随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赴武汉进行联合溯源研究的美国科学家彼得·达扎克也经历了类似的遭遇。

达扎克去年6月就曾在英国《卫报》撰文呼吁不应对新冠源头采取阴谋论的态度。今年2月,当《纽约时报》等一些美国媒体声称“中国方面的某些行为严重阻碍了世卫在武汉的溯源研究进程”后,达扎克随即在推特上辟谣称,“这不是我在世卫组织任务中得到的经验,作为动物和环境工作组的负责人,我感到中国同事们是坦诚并值得信任的。我们得到了重要的新数据,也了解了更多关于病毒传播途径的信息。”

然而,达扎克尊重科学的诚实态度却使他遭到美国政坛的威胁,不得不退出了新冠病毒溯源的研究项目:2020年12月,彼得·达扎克被英国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列为特别工作组的主席;今年6月,《柳叶刀》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此前在相关领域与武汉实验室有着长期合作的彼得·达扎克已“回避”了新冠病毒委员会关于病毒起源的调查工作。

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的一名外国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他公开否认“实验室泄漏病毒”的阴谋论后,他遭受了很多美国极端右翼分子的邮件和电话威胁。他表示,这些人大多是白人民粹主义者,很多人很有“纳粹”的风格。“他们告诉我,‘爱国者们’即将对我发起攻击。”

联合专家组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对科学家来说,这是一个困难的时期,因为病毒溯源一事已被高度政治化,“但我们需要继续这些科学研究”。

还有一些美国科学家在遭到攻击后甚至不得不删除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美国加州的一名病毒学专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今年1月曾在发给福奇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他认为新冠病毒是人造的。但经过仔细研究后,安德森改变了想法,他在3月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写道,通过对比已知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数据,可以确定新冠病毒的起源完全是自然过程。

然而,当这名科学家改变了自己对新冠病毒的认知和结论后,他很快遭到了巨大的网络暴力,在辱骂声中,他不得不关闭了自己的推特账号。

在6月28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汪文斌表示,新冠溯源问题是一门严肃的科学问题,应交由科研人员进行调查研究、合作探讨。他表示,近期美国为了自身利益,不仅“政治迫害”科学家,威胁科研人员认可政客们炮制的“阴谋论”,还叫停了美国国内关于早期新冠肺炎的病例研究,其动机不纯、用心不良。

说实话的澳大利亚科学家遭政府调查,收到装有子弹的恐吓信

因“说实话”而遭到政府调查,并遭到极端分子网络攻击甚至死亡威胁的,还有澳大利亚科学家。

2020年4月,悉尼大学传染病与生物安全研究所教授爱德华⋅霍尔姆斯曾在悉尼大学官网上发布声明称,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的实验室。他强调说,野生动物中冠状病毒的丰富性、多样性和进化过程均表明新冠病毒是自然起源,需要更多自然界中动物物种样本,以此追寻新冠病毒的确切来源。

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在一篇题为《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听听专家怎么说》的文章中称,网上谣言四起,民众试图通过各种猜测追溯新冠肺炎病毒起源。报道援引爱德华⋅霍尔姆斯的观点驳斥了抹黑武汉病毒实验室的不实之词。美国《外交政策》网站直言,所谓实验室病毒泄漏的理论“站不住脚”。

爱德华•霍尔姆斯多次发表支持“新冠病毒自然起源说”的专业解读,为其带来不少麻烦。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攻击爱德华称,他的研究是由中国政府和军队共同资助完成,研究结果“受到中国影响”。然而,悉尼大学随后就澄清说,“爱德华的研究室由联邦政府拨款资助”,其“工作完全独立”,“没有从中国政府、公司、机构以及个人获得任何资助”。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称,爱德华受到阴谋论者的网络骚扰和死亡威胁,遭到持续打击,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没有休息。另据消息人士对《环球时报》透露,爱德华近期遭到澳政府调查,收到多封装有真实子弹的匿名恐吓信,威胁其若继续发表类似观点,将受到更大打击。目前,爱德华因压力过大正接受心理治疗,已无法进行正常科研工作。

另一名澳大利亚籍病毒学家丹妮尔•安德森也遇到类似遭遇。据彭博社报道,安德森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过,也是唯一在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工作过的外国蝙蝠病毒学家。她曾对媒体介绍说,武汉病毒实验室是一个普通实验室,与其他任何高防护实验室工作方式相同。该实验室对管控病原体有严格的章程和要求。

报道称,安德森对该实验室防护程序印象深刻,后来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引进了武汉实验室的消毒与监测系统。2019年底前,她在武汉研究所认识的人里无人生病。安德森曾在新加坡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结果证明其从未感染过新冠病毒。安德森认为,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源于自然界,而非人工制造或故意泄漏。

然而,据安德森自己透露,2020年初,由于在网上揭露了涉及新冠疫情的虚假信息,她成为美国极端分子的攻击目标,招致大量尖酸刻薄的攻击和谩骂,不得不向警方报案。

“这是一场有组织的政治运动,任何参与溯源工作的科学家,只要不同意‘实验室泄漏’的论调,就会遭到攻讦。这主要发生在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的右翼群体中,但在欧洲也有出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参与病毒溯源工作的西方科学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政治打压的背后: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就在美国出现,但美国不检测12月前血样

美国、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出手打压敢于坚持科学立场的专家学者,一方面是企图将溯源这一科学问题政治化,消除抹黑中国过程中的不同声音;另一方面,也是意在转移国际社会视线,无视彻底调查美国疫情源头的呼吁,包括德特里克堡及200多个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基地可能存在的问题。

遭政府调查、被寄死亡子弹……只因反对“武汉实验室泄漏论”,西方科学家竟遭政治迫害与威胁

德特里克堡资料图

随着证据不断积累和科学假说的不断发展,多项研究结果已经显示,在其他一些国家,部分疑似阳性样本的发现时间早于武汉首例病例,其中就包括美国:今年6月15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我们所有人”团队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早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就已经在美国出现。

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学术期刊《临床传染病》杂志上。“我们所有人”的研究人员分析了2020年1月2日3月18日的24000多份血液样本,这些血液样本来自全美50个州。检测结果显示,至少有9人的血液样本中出现了新冠病毒抗体,其中日期最早的一例来自1月7日在伊利诺伊州采集的血样。在1月8日从马萨诸塞州、2月3日从威斯康星州、2月15日从宾夕法尼亚州和3月6日在密西西比州收集的标本中,研究人员也均检测到抗体,而大部分阳性样本是在这些州首次报告新冠病例之前收集到的。

由于感染新冠病毒后需要大约两周的时间产生抗体,上述研究表明,这些携带抗体的案例至少在采集血样前几周就接触过新冠病毒。其中,伊利诺伊州和马萨诸塞州均出现今年1月初采集到的阳性样本,证明新冠病毒在2019年12月下旬就存在于这些州。

NIH在6月15日发布的新闻稿中提及,“我们所有人”的这项研究是对此前美国疾控中心(CDC)的一项研究结果的扩展。美国CDC的研究人员于去年11月30日发布的一份研究结果显示,根据对美国9个州的居民献血样本的检测,早在2019年12月中旬,新冠病毒可能已经在美国出现。这一研究检测了美国红十字会于去年12月13日至今年1月17日期间采集的7389份血液样本,检测结果发现,106份血液样本中含有新冠反应性抗体,其中39份样本来自加利福尼亚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采集时间为去年12月13日至12月16日;67份样本来自马萨诸塞州、密歇根州等地,采集时间为去年12月30日至今年1月17日。

然而,美方并未检测2019年12月之前的血样,NIH和“我们所有人”项目负责人仅公开解释“因为12月那段时期的发现已是少之又少”。对此,一名中国公共卫生专家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缺乏继续开展更深入的溯源研究的动力,如果证实美国疫情比中国出现早,甚至中国的疫情来自美国,显然不是美国政坛和社会所愿意看到的。在溯源问题上,除非美国愿意让第三方开展透明和不受限的调查,否则真相无法被完全展露出来。

澳大利亚免疫学和传染病学家多米尼克·德怀尔曾于2021年1至2月作为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成员赴武汉参与新冠病毒溯源研究。他在接受捷克《经济报》采访时称,中方对专家组调查开放合作,病毒来源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存在,但缺乏证据,没有证据表明中方隐瞒关键资料。德怀尔称,溯源调查非常复杂,各国应摒弃争斗,相互合作,除在武汉和中国其他地区外,还要在世界其他地区继续进行溯源研究。

遭政府调查、被寄死亡子弹……只因反对“武汉实验室泄漏论”,西方科学家竟遭政治迫害与威胁

多米尼克·德怀尔资料图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